恕我才看见。嗷!张喵译小太爷。我浮想联翻,想入非非。

记梗 修川

丁显的双刀叫飞燕,丁显用双刀。
其实丁显是两个人。
一个名声在外的叫飞燕,另一个叫双燕。
两个人共用一个身份是很困难的,没几个人知道这件事,而知道这件事的师父后来也死了。丁修显然不知道。
有几次是露出过马脚的,只是那时候,丁修觉得,师弟就是师弟没什么好在意的,于是一直没有发觉。一方面是丁修的盲目自信,另一方面是因为这两个人不但生了副一样的模子,他们的性格以及处事方式也实在太相似了,潜行躲藏的本领也是一顶一,很难让人起什么疑心。
所以那个冒名顶替锦衣卫靳一川的死了以后,另外一个又出现在了丁修面前。师兄弟相见,其中一个应该是死人。这是一个让人以为疯狂的跳大神的复杂的而充斥兵刃相碰声响的谈话,他终于告诉丁修真...

【团孟】隔世·军训(现代大学)

短小一篇,如果有下一篇我尽量开始提及死啦死啦。
——

八月处暑,持续两周的军训撞在秋老虎的档口。

连日的降雨说停就停,午时的太阳恶毒地炙烤着这群新生,企图将他们都烤成熟人。此刻不辣谎称肚子痛蒙混成病号正在偷懒,他坐在树荫下的绿化带倒牙上,双手撑在屁股后面的泥地里,叉开腿,眯着眼,乐呵地瞅着对面暴露在阳光下的列队:“搞么子哝,王八盖子滴还不结束呢?晒成肉干咯。”

额角的汗水淌下来,流进孟烦了眯缝的小眼睛,又顺着眼角淌下来滑到下巴,滴下来打在胸前,胸口那块三角区域被打湿了一大片。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儿去,排头的时胖子更像是被来了个全身脱脂,看上去是油,其实都是咸味的水。

此刻孟烦了心里什么也没想...

适合殉情的死法。

置身绝望中的信口胡诌,企盼那些渺茫的希望...。嗳,真是那样可真好啊。

孟烦了面对这份感情的逃避和自卑。

以下歌词:

作曲 : 林泽锋/冯翰铭

作词 : 陈咏谦

混乱混什么都好

有几多渴望便有几多倒数

活在 幻觉的焦土 我找不到地图

最恐怖 未算恐怖 如相比你的吞吐

要是无心 你别行好

难面对自己 还凭什么触摸你

磨灭了梦想 然而未有力寻死

我偏偏精于说谎 童话般天真取悦你

但未忘记 又未提起

陪着我自卑 还凭什么安抚你

沉睡到日出 无名氏算着年纪

像星星不敢见光 孱弱得只可辜负你

换换游戏 累极时可 放弃

自虐便令我自豪 有几多破坏便有几多美好

活在万世的孤岛 也比不上地牢

最恐怖 未算恐怖 谁稀罕你的安慰

继续残忍 你别...

日常

丁修背屋坐在一张小木凳上,他叉开两腿,缠了布的长刀就靠在怀里,两手耷拉在膝盖前,歪斜着脑袋吊儿郎当的模样。

这寒碜的庭院好啊,够破败,景色也不错。眼前这棵槐树着实不错啊,一看就知道是棵树。

趁丁修还在受罚之中自我排遣的时候,丁显敛息爬上屋脊梁,拾了块碎瓦朝他师哥扔过去,碎瓦擦过他脸颊打在鹅卵石上又碎成了几瓣。

丁修纹丝未动,抬眼凝视不远处的瓦石出神。天边没有一丝丝薄云残雾,月光不知含蓄地直接洒到他身上,衬得那双眼仁儿贼亮,也映出他毫无愧色。

丁显见他没反应,于是又捡了块碎瓦重复刚才的动作,并压低了嗓音悄声喊他:“师——兄——”

于是丁修站起来,将凳子踢到一边,依旧歪着个头,握住刀身趴...

我也要瞧瞧233薅秃了的光头小太爷啊2333333333笑死我了

一个梗概:AU,鬼怪普通人设定

下午做的梦,逻辑存在bug...(找出了想办法再改,记梗和写文是两回事233)

二十岁的金侁遇见了十三岁的黎。黎带着前世记忆转世的,他望着阿侁哑然,内心痛苦又折磨,复杂又纠结,两眼红红。金侁一个人住公寓,转世后衣食无忧,可与六亲无缘。他见黎很伤心的神情,蹲下来询问他状况、住址、监护人。黎不说话,眼泪淌下来。

下雨了。没带伞。

于是金侁就牵着他先回公寓了,拿起毛巾给他擦头发。换了身衣服,黎坐在沙发里被热饮伺候,金侁在沙发后面观察了会儿,拿起手机准备报案。

黎终于转过身止住了他的动作,说:阿侁,不要。

金侁不再叫金侁了,他放下手机默许了这个名字。他现在是这个男孩眼里所谓的“阿侁”,要让他...

远看是逗狗,实则乃逗猫也,烦啦,你说是不是

© 哑戈Jager | Powered by LOFTER